行业动态

关于高米乐m6县茶产业高质量发展的思考

  米乐m6米乐m6米乐m6茶产业是高县巩固脱贫攻坚成果的富民产业、是助力乡村振兴的支柱产业,通过多年来的政策支持、市场培育、群众参与,形成了33万亩茶园的产业优势、5家龙头企业和108家加工企业的骨干优势、“长江源国际茶贸城”中国早茶第一市的市场优势,成功创建全国茶叶百强县、茶旅融合十强示范县。综合看,高县茶产业有规模支撑、有市场潜力、有拓展空间,但是在推动高县茶产业从“传统模式”向“融合发展”突破、“单一效益”向“综合效益”突破、从“初制产品”向“名优特新”突破,仍面临不少现实困难和挑战。

  囿于重规模轻管理、精加工弱粗加工少、龙头不专注后劲多乏力、经营缺渠道品牌不响亮等瓶颈制约,使得高县茶产业仍处于低附加值阶段。

  高县以独特的海拔、土壤、气候环境,形成了规模化发展茶产业的良好基础,作为以传统种植习惯和比较效益出发培育的产业,规划布局、茶园管护、成本控制成为制约发展的首要问题。产业布局不够优。茶树种植区域各海拔高度适宜性茶品种缺乏规模,龙头企业、茶农根据各自喜好各搞一片,茶品种较杂,福鼎大白(天府红1号)约60%、乌牛早约10%、福选9号约10%、蒙山9号约10%、川小叶、黄金芽、安吉白茶等约10%,一些茶园采用多品种混栽混采,导致采摘效率低、质量低、利润低,难以形成同一品种茶叶规模化生产。茶园管护成本高。龙头企业发展茶园,每亩流转费用约500元左右,约2亩茶园需要1人管护,采摘春茶高峰期,需另外聘请人员采摘,加之近年来农资价格飙升,导致管护成本不断攀升,以致龙头企业带动群众发展的茶园缺乏管护指导和科学管理,茶园质量参差不齐。茶园机修投入推广不够,茶树修剪机具约3000元/台,平均每人每天约能完成机修6亩,而高县茶园仍未实现茶树机修全覆盖,茶树单产仍有较大提升空间。茶树鲜叶下树率低。传统采摘方式每人每天约采1亩优质茶,若投入5000-6000元的采茶机具,平均1天约采摘12亩左右,高县茶叶机采率仅39.39%。受下树率和本地鲜叶供应影响,108家加工企业需要从外地收购鲜叶,以实现加工产能。

  生产加工能力直接影响茶叶品质、产量、效益。高县有33万亩茶园,其中投产茶园28万亩,仅有108家加工企业,加工能力远远不足。连续化程度低。高县有茶叶加工设备4520台(套),茶产业加工生产线条。每条名优茶生产线台,茶叶连续化生产率低,导致茶叶生产效益不高。加工技术单一。由于本地茶企加工技术单一,迎合市场能力不够,每年大部分的优质鲜叶,尤其是早春茶,被外地茶企茶商以原料方式直接采购。例如,高县拥有大量可制成“竹叶青”“龙井茶”等名优茶的原材料,由于缺乏精深加工,以致成为贴牌原料,使得本地茶农茶企长期处于效益链的低端。

  由于茶叶龙头企业不多,各自主打产品不同,无法集中优势开展品牌推广宣传,抱团取暖氛围不浓,销售渠道不宽,严重影响高县茶产品的知名度。市场推广投入不够。高县龙头企业共有161家县外销售网点、自营门店,其中川红集团达117家。川红集团销售网点中,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深圳一线城市仍是空白,其中,成都直营店1家、经销商店11家,重庆直营店1家,五粮液合作店5家。就川红运营情况看,成都、重庆等新一线万元。受投入、运行成本影响,茶叶龙头企业向外拓展市场动力不足。网络营销成效差,虽然5家龙头企业均开设淘宝店,但市场份额占比偏低,2021年网络销售额仅1400万元。品牌培育意识不强。高县作为“川红原产地”和“名优早茶”产地,没有公共品牌,消费者对高县茶叶缺乏认知和认同感。茶品牌宣传投入不足,据统计,峨眉山竹叶青2010-2015年品牌宣传费用达5亿元,2015年以后每年宣传投入仍在4500万元以上,而高县宣传投入远远不够,2021年龙头企业宣传投入约1900万元,其中川红集团约1750万元。品牌产品市场占有率不大,红贵人、早白尖、巴蜀金芽、峰顶飘雪、高县黄金芽等品牌产值不足茶叶销售总产值30%。企业发展定力不足。部分茶业龙头企业偏重基地规模不注重精深加工,导致管护成本偏高。有的龙头企业盲目跨界投资,负债投资旅游地产、农家乐。由于茶业龙头企业不专注主业、跨越投资不专业,导致负债率高,极大地影响了茶产业的生产加工投入、品牌营销推广,造成茶企后劲不足。

  高县拥有“川红原产地”和“名优早茶”是两大金字招牌和优势,随着宜彝、宜威两条高速通车和渝昆高铁加快建成,茶叶发展迎来了新的区位和空间优势,必须坚定不移精心抓特色、匠心抓产品、良心抓安全、用心抓营销,加快完善茶园管护、建设有机茶园、精制茶生产线、开设直营店布局等扶持政策,推进茶叶提品质、增品种、创品牌,实现高质量发展。

  优化产业布局。坚决落实最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,建立改造低效茶园、腾退茶园、失管茶园台账,通过针对性引导龙头企业改造一批、返乡创业人员流转一批、引进投资主体盘活一批等方式,分批分类对茶园进行优良化、适地化改造。立足高县北低南高、丘陵与山区相结合特征,充分发挥高县茶叶早的特点,海拔600米以下区域主要栽种早生品种,600米以上区域主要栽种优质品种及本土化科技改良品种,完善区域性早、中、晚品种布局。狠抓茶园管护。坚持企业带头示范、稳步推广、科技兴茶,组建专业茶园管护队伍,实行统管统护,保证茶叶发芽均匀,大力推行机修、机采,提高茶叶下树率和优质率。狠抓科技赋能,积极争取专业茶叶研究机构、茶叶专家对高县本土培育的乌蒙早、宜早1号、天府红1号等新茶树品种进行认证,赋予原产地、研发地标识,提升高县茶叶知名度和产业话语权。强化质量标准。坚持把质量安全作为茶产业发展的“生命线”,积极争取与中茶所、省茶研所、川农大等科研院校合作,建立“专家工作站”和茶业科研开发及科技成果转化基地。市场化引进和推广运用“智慧茶园”管理模式,建立“一片茶叶到一杯好茶”全程质量可追溯体系,探索推广黑名单制度,对列入黑名单的茶企在奖补政策申报、公用品牌授权、对外推介展销等活动中实现“一票否决”。

  。大力发展加工企业。坚持边推进标准化厂房建设边开展茶业招商引资,针对早茶浙江采购商租赁厂房生产“龙井扁茶”、3月份茶企重点利用福鼎大白、9号茶加工“竹叶青”、夏秋茶主要生产加工“碧螺春”、四川风格“香茶”及部分大叶出口茶特征,鼓励茶贸城开展以商招商,大力引进优质“龙井扁茶”“晒白茶”、香茶、“碧螺春”等加工企业,全力实现鲜叶就地加工、精制茶质效双升、大宗茶延伸链条。大力发展小微企业。摸清行政区划调整、村建制调整后闲置的学校、党群服务中心等固定资产,鼓励村集体公司、返乡创业青年通过租赁、盘活等方式,搭建创业平台、孵化车间,因地制宜发展一批茶叶加工生产线,加快培育一批本地小微企业,有针对性培育一批新生龙头企业。大力发展茶艺茶技。支持长江源国际茶贸城对村集体公司、本地茶农、返乡农民工等开展茶叶市场需求、生产技能培训。坚持请进来教与走出去学相结合,探索与四川农业大学、宜宾学院建立茶叶领域合作机制,建立大学生、研究生实验实训基地,吸引一批懂茶、爱茶、制茶专业人才到高县就业创业。在茶旅融合景区、种茶区易地搬迁、土地增减挂等聚居点发展沉浸式手工制茶体验区,培训一批茶艺茶技大师。

  做实区域品牌。遵照四川省委副书记、省长黄强关于支持四川工夫红茶“当做大事、实事来抓,久久为功,持续提高川红的质量、品牌、市场和要求”批示精神,依法公开选择茶业领域优秀策划团队,深挖高县3000年种茶史、茶马古道、川红工夫发源地文化,从古今中外的历史维度、视野高度,梳理编写高县茶叶宣传册、制作专题片,积极协调五粮液以酒带茶,高标准规划建设川红非遗文化生态产业园,快人一步依托川茶集团争取高县获得川红工夫区域公共品牌“原产地”认定,形成“公共品牌+区域品牌+企业品牌”综合示范效应,以通过品牌影响带动高县精制茶、大宗茶搭顺风车快速打开市场。做优特色产品。立足宜宾“大学城”名校入驻、“科创城”名企云集,千方百计打通高县农产品城市直供渠道,搭建高县茶企与高校、重点企业优质茶原产地保供平台,精准对接校、企需求,将川红集团298亩、早白尖1000亩、峰顶寺936亩、龙溪344亩、云州417亩有机茶园实行精细管理,引导名校名企租赁茶园,建立专属茶园、订制专供茶叶,规划发展一批农文旅体验茶园,推动茶叶实现产品、商品、礼品相融合,形成稳定需求群众和产品推广渠道。做活营销体系。全力争取宜宾市委、市政府支持将长江源国际茶贸城定位为全市茶交易市场,动员全市茶企入驻,做大茶交易,形成示范效应。继续争取承办宜宾早茶节、茶叶年会活动,探索连续性利用“两微一端”和国内知名茶频道、茶专栏推送高县茶生态、茶康养、茶文化、茶市场、茶产品、茶礼品系列小视频,提升产业影响力。出台扶持政策,支持茶企到省会城市、一线城市开设专卖店、直营店;积极争取和支持茶企借助“天府龙芽品质川茶”营销推广中心“搭顺风车”开展品牌推广,鼓励优质茶企与“宜宾宜礼”开展深度合作,“借船出海”提高知名度。积极争取与四川文旅等开展合作,利用高县名优特早优势,推进一批贵宾联名产品。探索与“大学城”开展创业合作,利用留学生开展直播带货、“网红”带货,错位化开拓高县茶出口市场。(宜宾市高县人民政府副县长 龚平)

  昂正宇:把初心和使命牢牢写在抗疫一线时起,恢复成都市人社业务线下窗口服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