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司新闻

米乐m6六堡茶:一片树叶 一生情怀

  米乐m6米乐m6米乐m6自从《茶,一片树叶的故事》热播后,爱茶的人们就很自然的把茶说成树叶了。新年伊始,就让我说说原梧州茶厂厂长郭维深吧。郭老的一生都奉献给了供销社,奉献给了他最爱的茶,虽然早已退休在家,但一说到茶,他就会有很多话说,说到六堡茶,他更是为广西梧州茶厂的发展感到自豪。

  郭维深学茶出身,后到部队当兵,退役后遵从组织安排到广西桂林茶厂工作,1980年12月从桂林茶厂调到梧州茶厂任副厂长,之后是厂长,党支部书记,直到退休。郭维深爱茶,希望人们通过这片叶子,走向共同富裕。因为他有着这种一心为茶一心为民的情怀,使他格外的和谒可亲。

  在郭维深当厂长的年月里,他总是一头系着企业的发展,一头系着农民的增收。1995年我毕业分配到梧州茶厂工作。那时梧州茶厂主要生产茉莉花茶,但梧州没有花源,茶叶要拉到有茉莉花之都的横县去加工,大大增加了生产成本。因此,郭维深厂长决定到横县买茉莉花苗,让梧州当地农民种上茉莉花,梧州茶厂负责收购。这样不但梧州茶厂降低了成本,还为当地农民开辟了一条致富之路。

  2002年,他退休了。退休后,仍时时关注梧州茶厂的发展。2006年6月8日,梧州茶厂遭受特大地质灾害。灾后几个月内,厂里都是一边清理淤泥,修理环山水渠,一边利用没受灾的厂房搞生产。一次郭老爬上厂后面的珠山,想看看整个厂区的面貌。竟发现了成片野生六堡茶树,仿佛是天佑茶厂,这些蓬勃生长的老茶树不正是茶厂的茶脉所在吗,郭老以其老茶人的敏锐感觉到这些茶树的可贵。就立即利用他的身份呼吁要把整个野生六堡茶树林保护起来。当即引起业界的关注,《西江都市报》也作了追踪报道。

  后来,由于整治地质灾害是当届市政府的头等任务。因此,政府没有完全采纳他的意见,采取折衷办法把茶树移植到了珠山上的河滨公园内。最后存活率极低,这使他感到非常痛心。

  2007年后,六堡茶迎来了建国后的最好机遇,梧州茶厂的三鹤牌六堡茶卖到脱销,很多民营生产厂家也在这时纷纷加入。2009年6月,广西地方标准DB45/T581-2009《六堡茶》颁布实施。2017年1月1日,GB/T32719.4-2016《黑茶 第4部分:六堡茶》国家标准正式实施。梧州茶厂作为六堡茶从手工作坊生产到工业化生产的开拓者,是这些标准的标杆单位,他看着从自己手中接过担子将近20年的现任梧州茶厂厂长刘泽森,很是欣慰。既然生命已赋予了这片叶子,那就讲好这片叶子的故事。

  他就为六堡茶爱好者讲述六堡茶的历史,故事,文化,品饮的乐趣。写的《六堡茶啊!你从历史长河庄重走来》,《六堡茶之槟榔香味溯源和辨析》,《享受陈年六堡茶》,《发展茶叶专业合作社,做优做强原种六堡茶》……多篇文章入选2011年梧州市政府主编,茶学工程院院士陈宗懋作序的《六堡茶文萃》一书。

  老喽,郭老看着自己收藏了40多年的70年代梧州茶厂茯砖料,一边泡一边说:“做事业,就是要坚持。当初大家都把它当垃圾,又有谁会把它留下来?可我喜欢,把它留下来了,现在你闻,槟榔香,木香,参香,药香都有融合在一起,喝起来多舒服啊。

  鲁迅先生说过,有好茶喝,会喝好茶是一种清福。”我抬头看见“广西茶业大师”的牌匾,悄然地和他的茶叶罐放在一起。我开玩笑说,这块牌怎么不拿来做做文章?他说:“这块牌最大的好处是对我热爱的茶业的肯定,别无他用。”一边说,一边又拿出他写的字给我看。

  看着他,想起“师者,传道授业解惑也”的句子,茶业大师,犹如茶,溶于水,就悄然绽放,奉献所有,好与不好,就由品者评说了。(杨菲/中国黑茶网)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